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心情日记 >正文

小屋之恋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天逸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1、

在我村的西头,有一所三间的小瓦房。它前面是大路,后面是田地,右侧是一条南北水渠,只有左边靠着人家。和邻居家的房屋比起来,这个小屋显得非常寒酸凄凉。但这儿,却曾是我的乐园。我从这所小屋里走进的殿堂,在这儿度过了七年的。这七年,从二十三岁到三十岁,的黄金岁月,无数的欢乐与都在这儿集中了。

后来,我离开了它,从此再没有住过。邻居的老两口住了进来。外人看来,这儿依然是一户人家。

不知道有多少次,我从小屋前走过,每一次,都要转身凝望,或驻足怀想。一瞬间,忧思如潮袭上心头,让我顿生无限感慨。

一年又一年,我很少走进小屋去看看,似乎这个房屋已不是我的。事实上,它只是名义上属于我。其实,早在离开它的那一刻,我就失去了它。

二弟要在这儿盖房了。我想再最后看它一眼,就趁星期天回了老家,终于又走进了小屋。( 网:www.sanwen.net )

邻居的老两口还在,依然是那样热情,让座,端茶。我环顾四周,墙皮剥落,大缝小缝随处可见;地上,原来的水泥地早已不复存在,已变得坑坑洼洼。屋里乱七八糟地放着一些东西。一切都是那样陌生,我像是走进了一个从没有到过的地方。

这一切也将转瞬即逝,就像它的辉煌和凄凉一样,转瞬即逝,只有无限地沉淀在的深处。

2

为了建造小屋,我家和地在这儿的人家换了地,又找了村中的干部,才能够在这儿建房子。

在大田地里盖屋,我们面临无数的困难。首先是拉土垫宅基。在我上师范最后一年的暑假,我整个假期都在拉土。我最的是下,只有下了雨才可以休息一会。一假期,也就垫了三间屋的地方。在我住进来之后,垫土依然是长期而又艰巨的任务。我利用一切机会拉土。有一儿童枕叶癫痫吃药吗次,邻村挖了水渠,可挖上来的土不准随便拉。我就在晚偷土。用地排车每天拉五车,拉了好长。我也曾找村中人大规模拉土,共拉了两次。但这样拉土必须得等到机会,比如有一次地里的一个池塘干了,我才有机会找人从池塘拉土。这样的机会并不多,所以寻找土源非常困难。直到我离开时,宅基也未能完全垫好。

盖屋用的砖是烧的。烧砖也要先拉土,为此吃尽了苦头。到我师范毕业时,砖烧好了。烧砖用的是别人家的窑,离宅基有一里多路。我刚毕业的那个暑假,我又参加了拉砖的劳动。每天天不明就起,天黑才回家,整整三天,终于把砖全部拉完。

准备买白灰了,我和父母起了个大早,拉了两辆地排车,去二十多里外的集市上买石灰。到了那儿,我和卖灰的讨价还价。快晌午了,我们买好了灰,饭都顾不得吃,就往回赶。父母拉一辆车,我自己拉一辆。酷热的天,拉着满满一车沉重的灰,大汗淋漓,却不舍得买一块冰糕。汗水湿透了衣服,迷住了双眼,累极了就在树荫下歇一会。半下午时,终于到了家。

几乎一个暑假,我们都在做准备。开学后不久,屋建成了。

又一个新年之后,我开始布置新屋,粉刷、安电、吊顶、贴画等等。虽然辛苦,却怀有一种的想,为拥有自己的房子,为有了情和家。

3

新婚之初,小屋成了欢乐的。那时的我还做着作家梦,我们在一起时常常谈诗论文。她虽然只是初中毕业,却既喜欢听我谈论,又喜欢自己看书。劳动之余,激情之后,读书谈心是我们最的时光。

那时候,我们有一台黑白电视机。每当看电视时,她喜欢躺在我怀里,一边看一边谈论剧情。也许,当初认为那是很平常的事,而现在,却只能是中的回味。

晚饭后,村里的常到我家来玩,有时下棋,有时打牌,有时谈天说地,热闹非凡。我那时真不知道什么是,因为快乐时刻包围着我,、、,充溢了小屋的每一个角落。连空气里都涤荡着我们的笑声。

炎热的季癫痫病治疗药多少钱,水渠边的小桥旁成了消夏的理想场所。这儿是两村之人的集会之地。渠里的水汩汩地响着,凉气向四面散发,驱走了酷热。风从南北汇集而来,裹着稻田里的庄稼的气息,伴着蝉鸣蛙语,直扑人的胸怀。你会感到沁人心脾的清爽。不用摇扇,不用驱蚊,只消蹲坐桥边,随心所欲地谈些乡野趣事。谈累了,困了,就各自回家睡觉了。一切是那样质朴自然,随性而为,仿佛本来就该是这个样子,仿佛我永远可以安享田园的宁静。

4

短暂的蜜月之后,小屋里起了风暴。我们常为一点鸡毛蒜皮的事吵闹不休,说不上谁是谁非,只是都缺少包容和忍让,都想在对方面前做一个强者。有时闹得很凶,很晚。但不论多凶,多晚,她在必须和好。我惊诧于她那六月的天气,一转眼,晴朗的天空阴云密布,大雨倾盆;再一转眼,雨过天晴,阳光明媚。“甚霎儿晴,霎儿雨,霎儿风。”我那时并不知道这是一种优点,一种极少有人具备的优点,等我知道时,已经再也找不回来了。

那时贪玩的我常想到村里打牌、串门。每一次,她都不想放我走,我们甚至为此大吵大闹。我只是想着一个人玩乐,却没有想到她对我的依恋和留给她的。

直到有一天,我们开始了两地分居的生活,曾经的朝朝暮暮变为刻骨的相思,彼此才意识到相聚的甜蜜。我们无数次地品尝之苦,之痛;也无数次体验小别胜新婚的。

相见时,她常唱那首《久别的人》:“久别的人盼重逢,重逢就怕日匆匆……”

是啊,“欢乐总是太短,寂寞总是太长。”分别的时刻,我常给她唱那首《东方商人》主题歌:“不说是否该走,不说是否该留,只请你别松开我的双手;不说一往情深,不说难舍难分,只希望此刻能多一些长久……也许我们将北西南东,你永远是我全部的所有;也许我们将天各一方,我永远都在为你等候!”

情到深处时,我把她写在诗句里:一次次分离又重逢,走不完的是这爱的旅程;一次次重逢又分离,宿命里我和你终生相依……想你,就是给你一汉中那个医院治疗癫痫好的个归期,分分秒秒计算着那个日子;想你,就是给你一个臂弯,让漂泊的到安憩。

5

那时候,我除了上课之外,一个人还种了二亩多地。特别是收棉花的时候,放了学,先去摘棉桃,天黑了再回家做饭。饭后,一边看电视一边剥棉桃,直到把桃全剥完。第二天起床后,先把棉花晒好,再吃了饭去学校。棉花晒好后,还要趁星期天去卖。卖棉花要排很长的队,有时一晌也挨不上号。卖完后还要排队领钱。我常常让学生家长帮忙,省去了好多排队的麻烦。

晒麦子时,一千多斤粮食,我要一个人抱出去,晒好后还要一个人抱进来。每一次抱进抱出,都热得满身是水。好在那时,身体也好,干活也不觉累。

一个人虽苦,但苦中也有乐。最快乐的是,干完活回来,拉个凉席,拿一本书,躺在院子里的树荫下,听着蝉鸣唱,时而读一会书,时而欣赏一下田园风光。读困了,就不知不觉睡着了。睡到自然醒,再起来做饭。半下午,再去地里干活。没有人过问你什么时候干活,什么时候休息。我是最自由的,也不需要去管任何人。偶然有朋友来,就在树下下棋或打牌……我常回味这样的日子,甚至有朝一日还能回到小屋,一个人再过那种自由快乐的生活,然而,这种梦想只有等来生再去实现了。

6

寒冷的天,小屋是我宁静的港湾。每一个,它带着温馨和暖意迎接疲惫不堪的我,为我洗去一路的征尘,为我排遣白天的烦恼,使我得以养精蓄锐。每当我回到这里,总是那样自由和轻松。因为只有在它的怀抱,我才真正属于自己。

冬夜漫漫,从下班回来到入睡有六个多小时,整整半天的时间。然而,小屋并未使我感到寂寞和单调,相反,它给予我的是丰富与和谐。

夜幕降临,小屋呈现出一片安详。如果床前再洒满如霜的,就会增添一份美丽,勾起一段遐想。独处静室,品味人生,真实与虚幻同在,欢乐与忧思共生。神游体外,情飘万里,不知之所终,亦忘命运之多舛,然后可得一夕安宁。

哈尔滨正规癫痫病医院

更多的时刻,小村沉醉于酣梦之中。我却在追寻诗意之旅。小屋就成了精神的家园。一桌一椅,构成了读书、、练字的理想场所。这其中情趣横生,妙处难与君说。读累了,练累了,就唱上一曲。“自歌自舞自开怀,且喜无拘无碍。”不知不觉,时间像悠悠的月光漫过我的荒野,它把鲜花撒满我前进的幽径。我就像穆斯林信徒去朝拜麦加一样,怀着一颗虔诚的心去朝拜心中的圣地。我的灵魂从而也得到了洗礼。小屋的欢乐也就为我所独享。

小屋,你这平凡世界的乐园。你是我心的归宿,梦的摇篮!

7

一年又一年过去,小屋已盛不下她的梦想。她要追寻更高远的天空。天空太大,不知她能否飞到尽头。心灵太小,她总是飞不出我梦中的缠绵。

最后的日子是那样平静,我们依然像最初的情侣,像是去赴一场约会。只是,走出小屋的她,再也没有走回来。

我常常吟诵“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每一次,心底都会涌起万般感慨。人生又怎能如初见啊!穿过丛林之后并没有看见小溪水,守着日出却并未看见光明。

只有小屋,曾见证爱的点点滴滴,见证了欢乐与痛苦,重逢与分离,见证了爱情的开始与结局。

只是,海誓山盟都化作虚无,天长地久也化作虚无,而小屋,还孤零零地经受着风雨的侵袭。

8

又一个星期天,我想再次看一眼小屋,也想拍一张照片,留作纪念。

我回到家才知道,小屋早已推倒。我又一次来到那儿,看到建筑正在忙着。这儿已是一片废墟。不久,将有一座新的更好的房子建起来。而我的小屋,却再也看不到了。

我见证了小屋从开始到结束的经历,见证了所有发生在小屋里的。也许,那些故事不会随小屋的毁灭而消失。它们会像小屋一样,沉淀在我的最深处!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