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心情日记 >正文

这个男人是我的数学老师_散文网

时间2021-08-27 来源:天逸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最近几日,我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总是想为这个男人——我现在数学老师做点什么。可是真的很遗憾,我无法做到。我·····真的无法和那些数学成绩好的同学一样或者是在数学老师眼中是一个努力学习的学生。我惟一能做的就是把心中的某些话语写出来,仅此而已;但是当我把这种想法说出来给老妈听的时,她反对了,她说:“你有就好好地去看书上!这是什么时候了啊”。“这是什么时候了”我想我比谁都清楚,但越是这样,我就越是觉的,若不趁这个时间把话写出来,等高考一结束,所以的羁绊都成了的,一切都变的那样不真实和缥缈。——题记

或许是受了惯性思维的影响吧,我一直认为始终要比男人细心一些;像带领学生,尤其是当一个数学老师,女老师肯定要比男老师更具有在这方面的天赋。但在最近的几天,我终于明白了,并不是所为有男人都是粗枝大叶的,也并不是所以的女人都细心的。

像其他老师一样,开学上第一堂课总是先来一个“动员”。我是对这个是不感兴趣的,惟有感兴趣的是他的语调和语速。因为他不是本地人,所以他说的话都让我们感到我们是多余的——我们还在反应上一句话时,他的下一句就来。总让人感到他是在说给听。时间一久了,也没有我去在乎了,也包括那些担心因听不懂他的话而学不数学的学生们,相反,我们总是把他的话当做一种笑话来听;甚至还有同学专门去模仿。模仿他说的话,模仿他的手势,连他那有些邋遢的姿势也不被放过。

我是一个极其害怕学数学的人。对于我而言,我宁愿被困英语的旋涡里面,也不愿去碰任何一道被他称之小儿科的数学题。但我还是不敢去和现实打这个赌,因为我输不起。数学——正如他所说的一样:“只要数学稍稍一抬头,你就会成为“人中人”;相反,你就会成为”乞丐”。

几天之后的一个中午,我不经意发现他一个人靠在走廊的栏杆上呆呆地注视着前方的大树。旁边的学生照样打打闹闹,拉拉扯扯,说说笑笑地。好像整个世界把他隔开了一样。一个人踽踽独行的。当时我很纳闷的,他为什么不进班公室啊,待我仔细一看,不知是哪个极负有心的老师把门给关了。或许这就是巧合:平时没有关门,偏偏他来的时候就关了门。我也无法忘记他的衣着打扮。他好像没有系皮带一样,整个裤子就是松松的,他的脚后跟把裤角已经踩的不成形了,双手从口袋里拿出来时,时面的卫生纸啊,钱啊,都像赶集一样往外掉。若叫一个人来分辨他究竟是老师还是学生的话,我想多半他会成了一个学生,而且还是极为邋遢的学生。办公室的门终于开了,他的脚像拖着一个铅球一样,慢吞吞地向办公室走去。此时,我不知道什么,一股怜悯之心油然而生。好像必须要去做某年事情,否则就会过意不去。我终于大起胆子向办公室走去,随便问一下一个算是老生常谈的话——究竟要如何才能学好数学。

一进入办公室我就感到一阵压抑,虽然有几个老师,但他们似乎都很忙。他呢,好像也准备要睡觉了。( 网:www.sanwen.net )

“老师,我就是想问你一个问题——我究竟要怎样才能学好数学啊!我真的好怕学数学啊!

当时的我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竟然敢把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一只惰洋洋地衬他的办公桌上,好像我对他很熟悉似的。当时我完全没有不尊敬他的意思,相反我到感到他是一个很强壮的男人——宽阔的肩和强壮的手臂。

“不要怕,其实数学是非常有趣的一门学科。你是哪个班上的学生啊·····”

“我是3班的啊·······”

“3班?是那个在楼底的班级吗!”

<吉林癫痫病看好的医院p>“是啊·····”

“我是刚刚转过来的,所以对你们这个学校还有些不了解。你是来做······噢,噢,你是来问怎样学好数学的吧”

“是·····没错”

“一句话,要想把数学学好很简单,但要想把数学学懂是非常难的。对于现在的应试教育里的数学,不管基础再差的娃儿只要愿意学,想把数学学好都很简单的。”

“真的吗!在我问过其他的老师,他们都大致和你说的一样,可是到头来我真的还是一无所获。”

“那说明白你没有认真地去学啊,像有时我做题可能只把题目看一眼就知道如何做了,而且就像画国画一要,一气呵成。在以前我的那个学校的学生,那个数学成绩真是差的无法用来形容,可是他们很努力,也很刻苦,到了高考结束后,他们大部分人对自己的数学成绩没有多大的怨言。”

当时我无言以对。刚才对他的那种不信任一下子被难堪和尴尬所取代。此时我就心中就有一个疑问:难道我以前真的是没有认真地去学习数学吗?

“这样吧,我也是刚刚来的,对你的情况不了解,我也怕给乱说一些方法,现在你认认真真地听课,等过了一月之后我再根本你的情况来给说一些实际的方法,行吗?”

“好!”

在走廊里,一股清风吹来,我感到特别的清爽。就连那再普通不过的,此时也变得愈发的明亮和充满了活力。好似那个夕阳要在最后爆发出一种令人们大吃一惊的力量!

回到教室之后,我的这种激动的还无法被控制住。有的同学就开始问为什么。我不知道当时我是怎么了,我一直认为我算是一个‘守口如瓶’的人,但他们根本就没有好深入的问,我就说出一句令我现在就无法忘却的话,

“你们可不知道我们的数学老师有多强壮!”

“强壮?”大家一片茫然和笑声。

“你们不知道算了,反正我觉的他是一个教数学教的很好的人。”

就这样,我怀着期待和希望一直到次日的数学课上。

“学习集合是非常有趣的·······”

“是哪来的声音啊?”大家一片茫然。

“是外面传来的”大家齐刷刷地把头往外转。

原来是他已经开始在上课了啊,这种上课方式还真是特别,真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啊。

“你们在笑什么啊?——好了,不要在浪费时间了啊,请大家把书打开,我们今天来上集合·····”

正如我刚才所说,因为他不是本地人,开始上他的课让人很吃力。课只上了一半,大家都一致要求老师停下来。

他“啊”了一声,感觉就像是一只受了惊的兔子,不知所措。

“怎么·····有什么事情吗?”

“老师,你能不能把语速放慢一点,还能不能吐字清楚一些。”

他感到很无奈也不好意思的用手在脸上用力的擦了擦了,好似在掩盖些什么。

“对不起,对不起啊。我在第一堂课给你们说了,这是一个习惯,可能你们无法改变它,但我你们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就会习惯的。现在这个样子,我尽量慢一点。”

在大家哄笑之中,他又开始讲课。对于他而言,可能是一个很失败的举动,对于那些模仿他的同学而言,可能又是一次绝佳的机会,但对于我而言,这无疑是一个致使的打击——我思路全被打乱了。我在中这样写道:“就像一棵刚刚种下去的小树一样,根本经不过任何的风吹打,哪怕是一阵清风。”

就是在这样的反复斗争和徘徊之中,一堂课——40分钟很快的结束了。很遗憾,我只学到了一些皮河南哪个医院治疗癫痫比较好毛。虽然下课了,他还在讲,但对于而言,这一切都是毫无意义。

回到家里面,我是越想越生气:为什么我就不能像其他的同学一样,好好的听课了,为什么我是学了半截就开跑了。想了许久,我似乎找到一种很完原因——是我注意力不够集中。一开始我还真的以为这种不集中是因为脑袋里面缺什么了,到了现在,我才明白这是一种诅咒——从我第一天学习数学开始,就已经注定了我的失败。回过头来看一看那些曾在日记本上旦旦誓语的和,都只不过是增加再让我笑一次和叹息一声的资本罢了。

但是我不想放弃,真的,因为没有多少时间了。或许,就是因为我怀着这一种不切实际的想法才苟延残喘地坚持了一些时间。

在一节晚自习上,他叫我们做题,他说只是做题是真正检验你有没有学懂的惟一法宝;我之所以要拿出一堂的时间来给你们做题,就是想让你们明白自己究竟错了哪儿。

说实在的,我真是不做不知道,一做吓了一跳,看到书上题,我几乎成了一个白痴。我极力想用自己所学的知识去解答可都是在做无谓的争扎。我写出步骤,又擦了它,写了又擦,我很是浮躁。他走来对我说:“娃儿,不懂就要问,若像这样下去,肯定是什么都不不到的。说吧,哪里做不来。”

我徘徊了好久,最终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去问他。或许对于我而言是一种伤害,但对于他而言是一种安慰,我不想让他失望。但我一个人的努力究竟来维持多久了!恐怕,顶多就是一个月吧。

同学们都说他打篮球打的非常的好,甚至有一些女同学为了去看他打一场球连贵如黄金的自习课都不上了。其实对于打篮球我是不喜欢的。但这也是我的痛。因为我有打篮球的天赋——身高优势。刚开始同学们都以为我不打篮球是真人不露相,其实说白了,我不想打。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不想去学。但自从在一次学校组织里的老师篮球比赛中,看到了他的身影我就有一些想去学打篮球的想法。

虽然我不喜欢打篮球也不喜欢看类似的节目,但至少我也知道任何打一个打篮球的人都不会有他那样的特色。

与其说他是标新立异,还不如讲他不拘老一套。从我第一次看见他打篮球,到现在恐怕也有5、6场,但我从来都不曾看见他穿过球服。用一个不恰当的来比喻来吧,就像那饿极了动物,突然眼前有一桌丰盛的食物,他会不顾一切的去吃,从不会管你的有什么合不合适。薄薄的一件紧身衣时时就显出他的有肌肉的轮廓;把袖子挽到胳膊上,把裤角都皱到膝盖上,双手不停的晃动,嘴里不停的喊:“这里,这里。”不知道的人以为这是哪一个班的学生。也对,哪一个老师打篮球是这样打了,除了他。

人呐,总是用自己的认知和知识去迎合自己所看到的表象,说到底,有时候我们这双眼睛究竟能看到多远呢!第一次数学月考成绩下来了,若要说我是一输家的话,那他,就是最大的输家——他那一个月的所以努力几乎说是没有得到任何的回报;若真要说是有回报恐怕就这两种了吧:一个得到年级组长和班主任的“批评”,还一个就是令他失败、郁闷和压抑的旅程开始了!

在晚自习上,他都只是站在讲台上吸烟,吸完一根换另一根。刚开始的时候,是带着惊奇的眼光看着他,并发了一些令人很呕心的笑声;而男生呢,尤其是那些爱抽烟的男生则是把他当作一个偶像来崇拜。不知道过了多久,大家都被一种很压抑的气氛给镇住了,大家各忙各忙的。在几乎忘记有他的存在的时候,他终于说话啊。

“当我刚把题拿出来的时候,数学组长还有些不同意,他认为,我出的题太简单了。但我说,现在还没有必要拿出一些难题给学生们做。可是你们呢,把一套很简单的题做成了这种样子。我实在无法理解,你们说原因究竟是出在哪里?这里面的题都是属于那种换汤不换药北京癫痫病专治医院的题型,在某些程度上来讲,我在早些时间已经把考题拿出来给你们作,可是你们呢。”

他真是不跟常人一样,从开始到现在他都只是淡淡地说,根本没有发出任何一句很大的声音,但对于我们而言,这种声音是更加的可怕和折磨人。

“说句实在话,我很不想将一堂自习课变成让大家恨我的课,但我真的不明白,这种跟1+1一样简单的题居然会被你们考出这种成绩来·······”

“1+1!老师,这样的题还简单啊?”一个拥有‘狮吼功’功力的女生很“委屈”的辩道。顿时,全班的眼光齐刷刷甩向她,甩向这个像出头一般的英雄。

“还有理是不?”他像站稍息一样;右手扠着烟,左手插在口袋里,眼睛也没有望着那个同学。

我一向是最讨厌别人在我面前抽烟了,但今天却不为知道为什么,我一点都不讨厌,反而还抱着一种‘希望’:希望他抽烟了之后,能好一些。

我将头甩向窗外,外面真是黑的可怕。那一些灯光是那样的无力和微弱。平时像这时都有老师走路的发出来的“柯柯声”但今天却特别的奇怪我没有听到,反而我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我们班中几个女生怎么了。都像是被一阵无声的风暴所打击了一样,她们都显得那个和羸弱。

此时我想起了什么。万一他来问我成绩或给我拟学习计划,那时我应该用怎么的心态去面对他,又要找一些什么样的借口呢?此时我多么希望他能忘记啊,也许是老天帮我吧,至到现在他也没有帮我拟一个学习计划;我想也没有机会了吧!毕竟所有面具都被他摘掉了!

突然外面一下子就变得喧闹起来,好似人人都中了头彩一样。他一声不吭声的跨出了教室门。

“他在做什么啊,我们也没有错,这个题是太难了噻;哪个做的来这种题啊!”那个女生似乎心有不甘还像麻雀一样在那里叫嚷道。她发现没有人理她,她又向几个平时玩的好的女生继续说道,但她们都没有一点心思去搭理她。我白了她一眼,就走开了。

回到家之后,我在日记中这样写道:“一个男人比一个女人更有气质,但若不去维护它,那这种气质就很有可能让你成为一个“乞丐”;他——我的数学老师不仅外表是一个“乞丐”内心也大约成了一个“乞丐”。

我一躺在床上那种感觉——十几前的那种感觉就回来了。

我在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因为那时我家比较穷。老妈就把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不仅如此,她去恳求老师对我严厉一些,尤其是数学老师。

她也是一个从其他地方被调过来的老师。说实话,若你现在要我来描述她长什么样子,那我可真心有余,而力足啊。只她一上课,我就将头给埋下,让外人以为我有好多事情要做;其实我能有什么事情呢,无非就是避免她抽我起来回答问题,但很遗憾,这个法子一点就不起作用。每次抽回答问题的学生中差不多都有我;每次到办公室去完成作业的学生中也差不多有我;每次挨骂和挨打也差不多有我。对于我而言,她是一只老虎,要时时刻刻的躲着她。但是她只教了我两年,第三的一年的数学老师换了人,她比前一个数学老师要温和的多。当时我特别高兴,但是只要每次一考数学,我就发现我讨厌这种不负责的老师,尤其是小学毕业之后,我特别那个对厉害的数学老师。那个时候我就在想,像这样的老师恐怕我也只有幸能碰到一次罢了!

但有时事情就是这样。老天给你一次做某事情的机会,同时也给你下了一道做不成功的诅咒!

这一切真如他所讲的一样:“我们这些当老师的就像撑船人一样,撑完这一船又撑下一船,好和坏对于我们这些撑船而言或许没有多大的意义,但对你们就不同。在很大程度上你们的命运就是被我们这些撑船人握着。我不想对不起你们河南三甲公立癫痫医院,也不想让你们在若干年以后来恨我。”

我很见到有老师这样语重心长地对他的学生说这些,更少见是一个男老师,尤其是一个数学老师!

其实人呐,永远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么,也永远不知道自己在别人中的位置有多么的重要!永远就是凭借着自己的想法去迎合自己骄纵的。

对于我而言,这一切可能真的是太晚了——还有60几天就要高考,我还是像以前一样,一无所获;还是一如既往地羡慕那些数学数的好的人。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吧,我才没有资本去迎合我那骄纵的感情,我才明白一些他们暂时无法明白的事情。

就在4天前,他批评了我班里数学学的最好的同学。可那个同学不服气,认为她的理由足以让老师对她说一句对不起。在第二天的数学课上,她有意识的不听课来引起老师的注意。她真的做到了。

“***(那同学的名字)你把头埋下干什么。起来回答这个问题。”

她的耳朵好像出了什么问题,大约3秒钟之后她才惰洋洋的斜着站起来。

“就是在这个图像里做一垂线····”

“在哪个图像里面!”

她闷住了。

“我知道你在干什么。难道昨天我把批评错了吗。你的作业是没有按照老师的要求来;难道那个规则我没讲过吗?”

“我怎么没有按照你的要求你来了···”她抽泣着。

“那你把作业拿来给我看”

她大开大合的在一堆书山里面寻着那张卷子。她边哭边把作业甩在老师的手上。

他叹了口气,“你就这叫完成了吗。我的要求是什么?你要知道是因为老师重视你才会对你精益求精,像其他的学生我会这样管吗?”

全班一下子变得异常安静,感觉好压抑。

“好了,我们继续上课。”

老师生气了,她舒服了,我无言了。

我知道有些人我是不能接触的,有些事情我是不能做的,有些话我是不能说。因为我没有那个资本。我懂了我们之所以有时会变得迷茫是因为自己被自己成绩所困住了!在很多的时候我们是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些的,等我们明白的时候一切都不再属于我们了!那时的我们此时成了一个丰碑——一个被后来的人当作障碍但也必须跨越的丰碑!

我想起放学后我在路上看到的一个场景。

有一对男女,手牵着手,好像在私语些什么。我无意听到旁人的一段对话。

“那好像是个高中生吧”

“不知道,不过她就住我们那里。她的早离异了,没有想到她居然谈起了恋爱!”

我没有谈过恋爱,我也没有任何的资格去谈论些什么,但我想其中有些感情那些人是不可能理解。

就像一个桌子一样,少了任何一个支柱都危险的。但在这时,能有一个支柱来代替原来的那根支柱,,让她更下去,这无疑是件好事情。我想那个女生也是因为这样才更加和疼爱那个男生的吧!

那个男人——我的数学老师,我想也是如此吧。

他也了,后来又和另一个了。我不想探究里面的问题,我只是想说,在某些程度上来讲,他对待我们就像对待他的一样。这种特别的是经历了情感沧桑之后才有的。在某种程度上来讲,他不仅仅是一个撑船的人,还是一个跟我们有一种特殊“血缘”关系的人!

明天又要去上课了,据说明天还有一场数学考试······

听老说,老妈早就知道我在这里写这个了!呵呵,好像老妈也明白某些道理!——后记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